媒体报道-《座驾car》:中国极速赛车节2012-08-14

  

      一夜没睡,飞机晚点。这个周末上海的天气坏透了,阴雨连连,空气浑浊又沉闷。走出虹桥机场时,我拖着僵硬的双腿等待出租车,连发微博的力气都没有,身心状态down 到谷底。半个小时之后,我迎来第一针兴奋剂——保时捷中国的一位工作人员,不惜放弃了周末的自然醒,早早地把一台全新的911(991)Carrera S 送到了约定的地点。坐进这台我第一次驾驶的新车里,设定了GPS,一脚油门踩下去,激活了这只猛兽,也激活了我自己的神经。

 

      时隔整整一个月,我和刘上再次奔赴上海国际赛车场。上个月是“超跑嘉年华”,这回则是“极速赛车节”,叫什么其实并不重要。在今年的超跑嘉年华上,SCC 创始人李甫(即“可乐”,下同)在赛道上对我说: “记得来看看我们的极速赛车节,我们要办成中国规模最大的超跑活动。”他那番话踌躇满志,犹言在耳,让我不得不对它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,又想起今天将要采访的几位神秘的重量级人物,不由得有些亢奋。我喝光了手边的红牛,把911 切换到Sport Plus 模式,重踩油门,驶上G15 高速一路飞奔。

 

      安亭镇的居民也许早就对各类跑车丧失了新鲜感。他们守着这座国际型的赛车场,耳濡目染,已经见多识广。即便如此,我们的911 还是吸引了众多的注目礼。有的人一定看出了这台911的不凡,他们盯着这台车性感的车尾,目光久久不肯偏离。我猜测他们发现了什么端倪——这台车代号为991 的跑车的车尾和997 截然不同,它才上市不久,路面上还难以得见。

 

      靠近赛道时,遇见的超跑越来越多,其中最多的则是GT-R 和保时捷911 的各个车型。我想这证明了一件事:即便是在超级跑车这一细分市场里, “性价比”依然是相当关键的要素。

 

      入口的门卫审查严格。我们把围场通行证贴在车窗上,顺利地验明正身,进入赛道区域。车开过通往围场的隧道时,每台车都刻意咆哮而过。人们借着隧道里震耳欲聋的回声给自己打气:穿过这里,隧道对面是另一个世界。

 

      围场中的景象让人疯狂。果然如同“可乐”所说,这场聚会的规模之大,远非一个月前的超跑嘉年华可比。人声鼎沸,车满为患。围场里狭长的停车区域被各色超级跑车填满。阿斯顿·马丁ONE-77,Pagani Zonda Cinque、科尼塞克AgeraR、布加迪威航、法拉利Enzo、保时捷Carrera GT、奔驰SLR 722,以及福特GT、雷克萨斯LFA、克尔维特Z06 等平日里绝少见到的跑车,全部集齐在维修间内外,而这回本应出现的捷豹XJ220、兰博基尼Reventon 却错失了展示的良机。再看Pit 房区域,浙江的FDS、四川的“19 号公路”、福建FJSCC、北京FFF 公司、全国最大的SCC,以及刚刚宣布成立的HAC 俱乐部占据着各自的领地。不用说,全国活跃在这个圈子里的知名人物基本都在这了。

 

      从活动的具体内容来说,极速赛车节做了更加充分的准备,不仅安排了计时赛、400 米赛等传统节目,还专门预留了许多时段供车主自由下场训练。比赛部分又按照车型功率输出的大小分成几个组,合理而有序。作为正常活动的主办人和现场总指挥者,同时又要客串特技车辆表演环节时的现场MC“,可乐”踩着Segway,举着话筒,满场跑,绝对是这三天活动中最为忙碌的人。

 

      0 ~400 米的比赛颇有些逆天的味道。SCC宽宽那台崭新的迈凯轮MP4-12C 干掉了大部分同级别的对手,让他兴奋不已。之后,来自美国改装商D3 的一台凯迪拉克CTS-V 四门跑车,以1000 多马力的惊人动力,迎接FDS 俱乐部“King宝宝”那台997 Turbo 的挑战。结果令所有观众跌破眼镜,号称为Drag Race而生的CTS-V 在起步之后便开始打滑,丧失了宝贵的抓地力,而997Turbo 则瞬间领先了至少两个车身,并且在后段超出更多。这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有预料到的。

 

      刚刚创造了汽车漂移入位吉尼斯世界纪录的车手韩岳被请到了现场。他开着MINI 为观众重现了那惊人的一幕——两辆MINI 停在赛道边缘,间隔距离比MINI 车身长出20cm 左右。韩岳驾驶MINI 从反方向行驶过来,在接近第一台车的瞬间,用手刹使后轮瞬间制动。转动方向的同时,MINI 的车尾扫过一道半圆,滑进了两台车之间狭小的空间里。观众的欢呼声从赛道另一侧响起,与轮胎的尖叫汇成一片。就在人们以为魔术师的戏法结束了的时候,著名漂移车手张盛钧开着他那台亮粉涂装的S15 以超过120km/h 的速度在Pit 房前的赛道上高速漂移通过,其后在滚滚浓烟之中开始做圆心漂移的驾驶表演,而这里的“圆心”时而由观众充当,一会儿又换成了韩岳驾驶的单边翘起的MINI。我正为眼前的情景瞠目结舌人群里出现一阵骚动,几位工作人员簇拥着一位绿衣车手走进了赛道。他径直走到了那台S15 旁边,缓缓取下头盔——土屋圭市!张盛钧和韩岳显然也没想到能与土屋见面,他们和土屋握手寒暄,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在赛道旁的草地上,像两个谦逊的学生一样,看土屋圭市驾驶S15 完成漂移表演。

 

      我还见到了许多熟面孔:FFF 和科尼塞克中国总裁付嵩洋、阿斯顿·马丁中国董事长郑挺、曾经代理9ff 的老张、三年多之前采访的Z8 车主Allen Wong、上过《座驾》封面的董荷斌,以及英伦之翼总裁郭晟。这些爱车之人各自都有其事业,但在我眼中,唯独在赛道上,他们才能让自己真正松弛,享受一个相对轻松的周末。我想,这也是极速赛车节举办的意义所在——为这些富豪提供一条赛道,以及结识同好的难得机会。

 

       直到最后一天“,可乐”才有时间跟我聊聊。他走到我身边,问我: “活动办得还行吧?”我的答案当然是肯定的。于心而论,这样的回答绝不是恭维。我已经开始期待着明年更加盛大的车主聚会了。